当前位置:神龙高手论坛126999 > 不丹 >

朗洞事件中国赔了200亿?中印对峙中国已经输了?(事件始末)

  8月29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有媒体问到中方在洞朗地区的道路建设等问题,外交部回应如下:

  华春莹对此回应称,你这个问题太具体了,我愿告诉你的是,中国边防部队继续在洞朗地区巡逻驻守。中方将根据守边需要和现地情况调整和部署兵力。

  对于中方是否停止了在洞朗地区修路的问题,华春莹表示,为了守边需要和改善当地军民生产生活条件,中方长期以来在洞朗地区进行包括道路在内的基础设施建设。我们将综合考虑天气等各方面因素,根据实际情况做好有关建设规划。

  还有记者问:据报道,有人认为洞朗对峙事件得以解决是因为金砖会晤要在中国举行,你是否同意?

  华春莹回应称,关于印方将越界人员和设备全部撤回边界印方一侧,我已表明了中方立场。“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是金砖国家共同的事情。办好会晤符合金砖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作为主席国,中方愿为办好会晤作出积极努力,发挥积极作用。我们也希望得到其他与会方的支持和配合”。

  随着中印双方洞朗对峙告一段落,一时间各种网络传闻纷至沓来。其中有一则传闻尤其引人注目:

  “印度斯坦报业:中印双方于金砖五国峰会前夕达成共识,双方即日起从争议地区撤出部队,中方承诺向印度基础建设提供200亿美元的贴息贷款。”

  许多人信以为真,纷纷在微博微信跟风转发。这种看起来就不大可能的消息,经过一番验证之后也确实证实为假!

  首先,印度根本没有所谓“印度斯坦报业”。名称最接近的是英文报纸《印度斯坦时报(Hindustan Times)》和印地语报纸《印度斯坦报()》。如果在百度或者谷歌搜索所谓“印度斯坦报业“,出现的新闻全部指向只有这一条新闻,没有任何其他结果。这说明,这则假消息的源头并不是印度媒体,而是有人张冠李戴、凭空捏造。

  其次,用英文和印地语输入“200亿美元”的关键词在上述几个网站进行检索,并未找到任何相关新闻。只有中文媒体有一条2014年关于中国投资印度的愿景。

  但愿这则信息的始作俑者是没看清楚日期而把事情搞错,而不是蓄意制造谣言引发混乱

  第三,从洞朗对峙的解决的流程上看,中国根本不存在向印度谄媚乞和的动机,印度也不存敢于向中国叫嚣赔款的胆量。中国认清莫迪政府的本性以后,在对印外交上会越来越趋于强硬。

  第四,印度一贯对中资企业疑神疑鬼,始终无法和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坦诚合作。即使中国线亿美元,印度也不敢接受。印度一方面想要逐出中资、中企,另一方面又想要中国的贴息贷款,这看起来可能吗?

  据环球网援引印度《印度快报》8月29日消息,洞朗对峙结束后,印度边防部队做了一个决定:新入伍人员必须强制学习中文。

  据《印度快报》报道,由于洞朗对峙,印度“印藏边境警察部队”决定,新入伍人员必须能说流利的中文。

  该部队一名高级军官说,从今年开始,学习语言是新兵培训的组成部分,包括普通话和藏语。目标是整支队伍都掌握,以便能同中国军队无障碍交流。“我们几乎每天都要与中国士兵互动。学习中文有助于避免误会,更好地解决对抗。”报道称,“印藏边境警察部队”有9万人,但懂中文的不足150人,而且他们也说不出10句中国话。目前,该部队已经聘请12名老师,希望可以让每个人都掌握五六十句中国话。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21日在其视频脱口秀《胡侃》节目中,透露中印边界对峙多项内情。他表示,据他所知, 国家这次迫使印度军队无条件撤出洞朗地区的决心非常大,印度军队根本不是解放军的对手。双方对峙阵容大不相同,“中国这边都是健壮的解放军小伙子,而印度那边什么人都有,身体素质差多了,每天都有十来个人生病”。

  胡锡进在节目中透露,作为一名“神通广大的记者”,近期去中印对峙的洞朗地区采访申请被拒绝。胡锡进认为,这或许是因为该地区已做临战管理,非战斗人员任何人不得进入。

  胡锡进表示,中国这次迫使印度军队无条件撤出洞朗地区的决心非常大,“可以说,撼山易,但撼解放军保卫中国领土的决心难”。他在节目中说,解放军正在向中印边界调集兵力和大量作战物资,解放军在西藏的军演也在进行,这些都已对印度产生了强大的心理压力。

  在胡锡进看来,印度的表态已经在微妙变化提出了“双撤军”,以试探中国。不过,胡锡进认为,虽然“中印互相瞪眼的时候,印度已经第一个眨眼了。但中国要求的是印度无条件撤军,北京不会和新德里谈条件”。

  至于中印军力对比,胡锡进在节目中明确表示,无论是山地作战能力和远程打击能力,还是军力投送能力和军种配合能力,印度军队根本不是解放军的对手。

  “现在对峙的洞朗,那个地方海拔4500米。中印军队的阵容大不一样。 中国这边都是健壮的解放军小伙子,印度那边什么人都有,身体素质差多了,每天都有十来个人生病。印度军队连对峙都很吃力,别说跟中国真的开战。”

  胡锡进表示,中国仍会争取印度主动撤军。但他同时表示,中国的争取不是“求印度”,而是用占理这条道义和不断构建起来的强大军事部署,迫使印度撤军。“这种战略叫不战而屈人之兵。如果印度不撤军,我相信中国会有进一步的军事选项。比如我们可以在中印实控线上多点突破,占据目前印度控制的一些地区。解放军的机动性极强,可以突然出现在我们想出现的任何地方。到时候印度根本受不了。”

  经过反复协商,印度终于迎来了中国国家主席习来访。这是印度新总理莫迪今年5月上台以来,两国最高首脑的第一次专门互访。

  毋庸置疑,中印在国际舞台的全面崛起,是21世纪初人类社会正在经历的重大历史事件之一。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世界最大人口国、第二大和第十大经济体、重要的能源消耗国和不断增长的碳排放国,他们的蓬勃发展,将为世界格局带来怎样的深远影响?尤其在亚洲大国相继迎来政治强人的今天,中印两国领导人和精英层将如何应对不断增长的经济实力,以及随之而来的社会不平等加剧、环境恶化、能源短缺,还有传统价值观日渐式微等不可摆脱的“成长之痛”?更令国际社会关心的是,中国和印度将如何把国力的不断崛起转化为参与全球治理的积极力量,与传统大国、新型国家和欠发达地区一起应对日益增多的国际治理难题?

  这一系列疑问,催生了国际各界关于中印比较的大辩论。这一讨论在过去40年来吸引了全球学界精英。

  1982年,印度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被誉为“经济学的良心”的阿玛蒂亚森,发表其成名作《贫困与饥荒》,从制度层面探讨了中印两国在面临局部粮食短缺时的不同应对措施。森在肯定中国在扶贫领域远超于印度的成果同时,也不无忧虑地指出,两国社会与政治制度的顽疾如不能及时加以修正,还将可能酿成灾难。

  进入21世纪,南巡谈线年加入WTO,正值全面拥抱全球化、开启超越10%增长率的“中国经济奇迹”。又逢高盛首席经济师吉姆奥尼尔提出“金砖四国”概念,热炒于国际投资市场。一时间,关于中印经济孰赢孰输的对比研究,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粗制滥造者众,不少出版物停留于简单的数字对比和机构形式、政治框架比较,加之熟稔两国文化、社会、经济及政治制度者少之又少,结果多为浮光掠影的应景之作,无力透过表象深究两国制度、文化和自然禀赋对不同发展模式的根本影响。由于印度无论是经济总量或增长速度与中国相比均甘拜下风,由此得出的对比,往往止于“中国强于印度”的简单结论。

  2003年,麻省理工学院华裔教授黄亚生,与在哈佛大学的印裔合作者,联袂发表了关于中印中小企业创业环境的比较研究成果。他们的研究表明,虽然中国成功吸引了10倍于印度的海外直接投资,但与印度相比,其“僵化”的国内融资制度并未显示出持久优势。这个结论因为挑战了人们的常识预期,而在21世纪初掀起中印比较研究的又一轮高潮。

  “中国并非在经济制度上长于印度!”这一出乎意料的论辩,把人们从经济数字的豪迈云端拉回到基本经济与发展制度的泥泞土壤。人们开始反思,在简单的数字对比背后,制度因素经济、金融、教育、医疗,甚至政治和政策制定等,是如何滴水穿石般影响着中印两个文明古国在飞速现代化与全球化过程中的成败得失。

  中国学者并未缺席这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中印辩论。例如,清华大学教授秦晖就比较了两国长时段的经济增长轨迹,在印证了“中国在经济自由化和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比印度推进更快更深入”之外,他提出,印度的“慢”,应归结为其不同于中国的政治制度在经济转型中所产生的高于中国的“交易成本”,而这种在特殊时期产生的交易成本会随时间递减。

  2008年金融海啸之时,中国和印度似乎因自身迥异于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结构和金融制度而安稳度过危机。西方社会在反思自身的同时,再次把目光投向中印。尤其是当中国通过刺激政策将经济再次推向高增长轨道、印度却渐显增长后劲不足之时,又一轮经济层面的中印比较趁势而来。印度停滞不前的基础设施建设、触目惊心的腐败案件、令人失望的扶贫政策等,都让人们再次得出了“中国将遥遥领先”的结论。

  起起伏伏、反反复复的中印对比讨论,仿佛一场方兴未艾的世纪大戏,其目的究竟为何?难道仅仅为了预测输赢从而自满吗?福山在2011年出版的著作《政治秩序的起源》中提出,比较研究是为了追问“为何某种制度在一些社会中形成、发展,却在其他社会中没有”。也就是说,人们把不同国家进行比较,其本质是对于今后发展模式的困惑与求解。

  反观中印,两国通过不同途径求解共同挑战而形成的巨大张力,恰恰提供了面对当今世界难题的一对参照。拨开不同历史、文化、民族、语言、政治制度等重重迷雾,我们看到的是同样面对巨变而不知所措的亿万人口,同样让位于“不惜代价求发展”而伤痕累累的山川河流,同样为追求大国梦想而马不停蹄的外交棋局。两国的自然禀赋早已注定,其追求现代化之路无论如何无法绕过一个“不可承受之重”有限的资源及附着于上的大量贫困人口。而在全球气候变化威胁生存的当下,中国和印度不可能重走发达国家的老路,他们必须在快速工业化、城市化、全球化的同时,实现低碳的可持续发展,还要兼顾社会公平。这是人类社会从未有过的重大挑战,也是中印两国各自实践为彼此提供对照反思、为世界创造新知的历史机遇。

  由此观之,中印对比,不为争论输赢,其真正目的在于彼此借鉴、分享经验,以及建立在充分理解之上的互信合作。面对共同挑战,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印双方更加频繁、深度的高层互访及民间交流将大大有助于两国未来创造性地携手共进。习总书记与莫迪总理的这次历史性会晤,全世界都在拭目以待。

http://aralia.net/budan/1073.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6-07??【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